有没有人和我一样不恋家?

2014年初的春运,12306被黄牛扫荡,看着抢票人焦急的神色,不恋家的我却有些不理解:为什么票都这么难抢了还是一定要回家?为什么有人宁可换乘6次也要回家?当我把这些话说出口之后,遭到众人鄙视的眼神,就觉得很委屈很奇怪,“难道就没有人和我一样不恋家?” 原来,在“不恋家”这件事上,我不是一个人 在这个万事google,百事度娘的年代,我把“有没有人和我一样不恋家”打进搜索框,一回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