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-A+

抗日英雄张鹏涯:远征缅甸 活着走出“十万军魂”野人

2016-04-11 抗日战争故事 评论0条 阅读 次
抗日英雄张鹏涯:远征缅甸 活着走出“十万军魂”野人山
  张鹏涯,1924年出生于浙江省宁波市镇海区西街的张家老宅。7岁读书,5年之后因家父的失业而辍学,从此挑起了家庭生计的重担。1940年5月,日寇的战火已经烧到了浙东地区,抗日士气空前高涨。加上为了家庭生计,张鹏涯到宁波江北乡公所报名参了军,得到了20元的安置费。
  
  1943年的秋天,此时的张鹏涯,个子已经窜到了1米8几。他所在的部队,从贵阳出发到云南陆良,到了陆良之后,由美国的“飞虎队”运输机,送往印度蓝姆伽。他被编入驻印军三十八师山炮二营四连,当炮兵瞄准手。
  
  1944年3月,雨季前出发反攻缅甸。部队由盘洞出发,经过于班、于班卡、东爪、孟拱、孟关、密支那、八莫,最后到达腊戌,每到一处都有一场战斗。这是中国驻印军制定的一个反攻缅北的作战计划,代号“安纳吉姆”,以保障开辟中印公路和敷设输油管。
  
  山炮营在缅甸境内多半是走山路,其中经过原始森林,即野人山。进入原始森林后,多数时间见不到阳光,几人合抱的大树,有的树叶比斗还大,因地表潮湿,除树上成群的野猴和山中兽类外,爬虫、莽蝇、旱地大蚂蝗,都成了生命威胁。据说很多跟不上队伍、找不到部队、饿得实在走不动的士兵,躺下睡觉,一夜就成了一堆白骨,血肉都被山蚂蝗啃光了。而在一年多的战争中,步兵伤亡较多,炮兵却只死了一名战士。在与日军正式作战中,没有倒在日军枪炮下的中国远征军将士,却倒在了茫茫苍苍的山谷和望不见尽头的原始丛林,“野人山”也因此有了“十万军魂”之说。
  
  孟关是通往密支那的交通要道,两面是高山密林。攻下孟关,抢占有利地理位置,至关重要。张鹏涯所在部队每人发了6包干粮,规定要吃3天。而到了伊尔瓦卢江支流,等待他们的将是一场恶战。
  
  此时,人不喊叫、马不嘶鸣,耳边只听到一片砍毛竹的声音。很快编了两个大竹排,不识水性的战士上竹排,略会水性的士兵就手护竹排,用脚划水往前推,水性较好的战士则牵马下河,拉着马尾渡河。花费了2、3个小时,部队全体顺利过河。
  
  “这支部队看来尚有素质,步兵分批穿插到敌占区二侧高山中,听到枪声,步兵开始包围、进攻驻扎城镇的日军。炮兵过河待命,在沿河高地架起山炮,挖筑临时工事,飞机则在河沿平原空投。第二天,猛关就被攻下了。战场上,到处都是敌人的尸体、武器、弹药,以及被打坏了的战车、火炮。”张鹏涯回忆说。
  
  张鹏涯作为瞄准手,炮弹离不开炮身,因发射时炮身震动,随时要调整方向、仰角度水准和听射击口令等操作山炮。晚间按照日间指定的方向、角度、弹号、弹药、包数,每隔二、三十分钟打它几发,一个晚间就会打上几十发炮弹。炮弹就从张鹏涯身边射了出去,震得右耳“嗡嗡”作响,从此就张鹏涯的一只耳朵就聋了。
  
  部队一路攻克了缅甸的猛拱、猛关、密支那、八莫,最后直捣腊戍。经历大小战斗十多次,日军在缅甸战场全线崩溃。1945年春,远征缅甸的抗日战争宣告结束。
  
  “您是民族的英雄。”采访结束,在老人的耳边,我们大声地说出了油然而生的肺腑之言。